2017.11.20   星期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关注  
新闻大事
心协新闻
世说心语





 
心协新闻
 

失独座谈会思考
日期:2015-08-05  作者:佚名  浏览量:5598 

(一)总的感受:爱是唯一理性的行为

1.对双方父母更多的耐心和关注

2. 对生命的敬畏,对拥有的常怀感恩之心

3. 有一定天有不测风云的心理建设,并为家人买点保险

4. 活在当下,凡事看淡些再看淡些,经营健康和快乐并尽可能给身边的人正能量

 

(二)对失独家庭的理解及思考

背景:父亲在告别会上:你的离去带走了爸爸妈妈所有的希望和欢乐

思考:孩子是否就是生命全部的意义?

从孩子的降生到养育到花季的年龄,孩子给一个家庭带来的欢乐是无法计量和不言而喻的。有多少欢乐和感动大概就有加以几倍的失去的痛苦,仓央嘉措的《十诫诗》不是最好的映射吗?从感性和直观的角度,在中国的家庭文化下,孩子是家长的全部,但真的是这样吗?首先:孩子代表的是希望,这个毋庸置疑,但是现在也存在不少的丁克家庭,主动选择不要孩子就意味着生活没有希望了吗?如果说存在即是合理的,所以从理性的角度,这就为我们提供了新的视野:生活的意义有哪些?是不是真的没有了孩子就意味着一切都完了。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依赖的文化环境赋予了这样单一的价值观还是我们真的缺乏这方面的思考。

这就让我联想到《活出意义来》,作者精神病学家弗兰克漫长的集中营生涯这一特殊经历给了我们正常生活中难以感悟的启示:人所拥有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剥夺,唯独在任何境遇中选择一己态度和生活方式的自由不能被剥夺。这样的思考无论对于正常家庭还是失独这一特殊家庭的心理建设都是有积极的启示的。

背景:生病治疗后期孩子说道:我需要爸爸,爸爸需要我

思考:孩子是属于父母的吗?

从怀孕开始,我和丈夫就有一个不谋而合的约定:尊重孩子。这个的前提是我们的理念中都觉得孩子是独立的个体。曾经也假设过未来和女儿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相处模式,第一个儿童节的时候:我默默和女儿约定:我们是永远的好朋友。之所以以这种形式表达出来,其实是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陷入我们是父母,更进一步你是我们的孩子这种属于和被属于关系的惯性思维。这里所有的目的就是建立孩子和父母,必须强调这是相互的安全型的依恋方式。要提醒自己:孩子不是属于我们的物品,无需为增加我们的生命荣耀感而买单,我们要做的只是尽人之父母,感谢她让我们有机会孕育一个生命所带来的欢乐和挑战,学习与成长。

  

(三)工作技术开展思考

   无论是黄主任的真实案例还是查阅国内的相关文献,心理干预在失独家庭中的开展都是微乎其微。横向比较国外的研究,大概在70年前(1944年)Linderman就以实证方式(观察101个大火丧亲者的身心反应)研究了悲伤反应及历程并出版了《急性悲伤的症状及处理》,可以看出这个工作的急切性。当然失独被业内一致视为最严重的丧亲事件,又有其一定的特殊性;加上我国的文化习俗环境,又有着本土化的必要性。

事实上,悲伤过程是失独者在心理上逐步与逝者分离的过程。心理干预的首先任务是在不同阶段分别从感觉、生理、认知、行为多维度评估正常悲伤/异常悲伤,以便更有针对性地进一步开展干预。这方面国内外在实证研究的基础上已经有较成熟的理论模型和量表。针对失独家庭的心理特征,选择创伤后应激障碍自评量表、症状自评量表、自尊量表、社会支持量表、简易应对方式量表、总体幸福感量表、生命意义感量表。需要注意的是,要充分考虑个体的独特性、循环重叠及钟摆化,如果有条件,加入半结构化的深度访谈。

在悲伤调适辅导的过程中需要明确的干预任务:1.确认和理解丧失的真实性;2.表达、调整和控制悲伤;3.应对由于丧失所带来的环境和社会改变;4.重新建立与丧失客体的心理联结;5.修复内部和社会环境的自我,由表及里,逐步完成。在调试的干预过程中,充分考虑社会支持(家庭、亲友、医护等)、应对策略(接纳事实、身心忙碌、意义重构)、个人特质(个性特征、过往经历、生活状况、自我价值)以及其他如体育娱乐、宗教、传统文化、助人等方式的影响。

这里有两点需要特别指出,一是数据表明近年来面对失独的生活事件,夫妻离婚率上升。在实践访谈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一部分夫妻更加抱团取暖和另一部分夫妻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两极现象。在社会支持的要素中,夫妻的相互支持其实非常重要又容易被忽略。夫妻双方是唯一能够面对失独处于相同处境的人,双方的相互理解、支持和积极引导是任何人不能替代的,夫妻相互支持应该在悲伤复原中起重要作用,在心理干预中应作为重要资源加以开发和引导。二是撤回对亡者联结对生者来说也是特别困难的事情(案例中的黄主任也一直坚持将女儿的照片出现在生活的各个角落),这在近年来的研究也有不同争议,目前的观点是指导失独者重新定位与亡者的关系,并持续维持联结关系。很多实际中的案例也的确将实质关系升华为精神层次上的互动。

此外,所有理论和实践都具有文化的负载,其背后的哲学观和价值体系必然影响该问题的处理,在设计技术路线和实施的过程中,也需要强调本土化。

QQͼƬ20150805152531.jpg

QQͼƬ20150805152607.jpg


 

  内容申明:本网站信息仅提供给您作为健康参考,请勿将它作为您诊断或治疗的唯一依据。
版权申明:浙江心理网 版权所有©浙江省心理卫生协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5050839号   您是第 5935 位访客 技术支持:阳光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