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9   星期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关注  
新闻大事
心协新闻
世说心语





 
新闻大事
 

美科学家研究教你如何“封堵大脑”消除恐惧
日期:2008-03-05  作者:佚名  浏览量:5612 

  人的恐惧感是怎样形成的?又该怎么消除恐惧呢?美国《大众科技》杂志2008年1月号就载文,介绍了被誉为恐惧病症国王的美国神经学专家约瑟夫·勒杜克斯(Joseph E.LeDoux)对恐惧症的研究,告诉我们该怎样通过封闭大脑中的某些记忆路线来消除恐惧。

  恐惧感是怎么形成的

  当我9岁时,我们全家搬进了一处位于西雅图郊区刚建好的新居中。在短短几天里,我便发现一大群蜘蛛在护壁板上爬行、在壁橱上摇摆、在家具下面游荡。我深信这是因为盖房子时将它们的家夷为平地,而蜘蛛们成群结队地跑出来进行报复。我当时看到长着8条腿的蜘蛛挂在天花板上准备攻击的情景,害怕得难以入睡。我深信这种小妖怪能偷偷摸摸爬上我的床,进入我的耳道,并在那里产下稠粘的蜘蛛蛋,繁衍全新一代的蜘蛛王朝。于是,我在耳朵里塞进一团卫生纸作为首要防线。

  30年过去了,我发现自己对蜘蛛的恐惧感已牢牢确立。在最近的一次旅行中,我在宾馆房间里瞥见床头有一只蜘蛛,我慌忙叫来了服务生,让他用笤帚将这个可怕的东西赶到了大厅。当我为自己的懦弱向他表达歉意时,他笑着说,“没关系,这样的事一直有。”

  消除恐惧记忆有方法

  有一种恐惧症治疗方法称作曝光疗法,并已通过了实践检验,它的理念就是“直接面对你的恐惧”。如果按照这种方法来消除我对蜘蛛的恐惧感,我必须和数百只蜘蛛同时浸泡在一个浴缸里,并允许它们在我赤裸的身体上自由爬行,这样我就不再怕蜘蛛了。

  幸运的是,世界著名恐惧症治疗权威、纽约大学神经学专家约瑟夫·勒杜克斯,认为这种方法不是最有效的。可以想象,如果强制将一名恐高症患者带上飞机,那么当他恐高症发作时,其威力足以使飞机改道飞往最近的疯人院。但勒杜克斯已经研发了一个更好的疗法,他表示,消除人类的深层恐惧是有可能的,所要做的就是将产生恐惧的相关记忆消除。

  去年,在一次对大鼠的标志性试验中,勒杜克斯展示了一条通往恐惧症新疗法的道路。他说可以封闭某种对特定创伤事件的记忆,却又不影响其他记忆。勒杜克斯突然间证明能选择性地使部分记忆缺失的成果震惊了科学界。此外,他还做出了一个惊人的承诺:能缓解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的痛苦、消除遭受性虐待和强奸受害者难以忘却的记忆。

  储存恐惧的“杏仁核”

  为什么动物和人类会受到惊吓,得从大脑中的“杏仁核”说起。杏仁核位于前脑,即眼睛的正后方。它把感觉和记忆相结合,是产生我们称之为“恐惧”等重要性情的物理性源头。

  在一次实验中,勒杜克斯先给大鼠放出一个声响,之后再给一次微弱电击。反复多次后,当只给声响时,大鼠同样会产生恐惧。但他对大鼠恐惧时脑中的活动产生了疑问。他向大鼠脑中注射了可以映射脑部各个连接部分的染料,并发现听觉丘脑(即脑子通过耳朵接收信号的部分)直接与杏仁核相连。随后他把大鼠脑中连接听觉丘脑与杏仁核的路径切断,再重复播放声响,发现大鼠不再害怕了。

  杏仁核以某种方式形成并储存“恐惧记忆”,一旦“恐惧记忆”识别出这一可怕的信息,它将优先于所有其他脑部活动。大鼠实际上忘记了使它们产生恐惧的外部行为,对声响产生的反应并没使用脑子的高级功能,这与我明明可以推断蜘蛛不会吃掉我的胳膊,但一见它还会像女生似的尖叫如出一辙。

  研究表明当恐惧来袭,你脑子的“思考”部分本能地服从于杏仁核,你的恐惧先于你的思考,并启动你的行为。只要没有恐惧记忆,恐惧反应的链条就会断裂:如果我的脑子记不得我为什么害怕蜘蛛,那么我就不会害怕蜘蛛。选择性地消除一条记忆看起来似乎是不可能的,勒杜克斯却认为这完全有可能。

  成为消除恐惧病症的国王

  勒杜克斯说小时候在父亲的肉店里,他第一次摆弄“脑子”。“当时他们宰杀动物是用枪打死,我要精细地挖开牛脑取出子弹。”在脑子的软糊状物质里搜索时,“我戳到哪里都会想那部分是干什么用的。”

  勒杜克斯1967年进入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因为是父母支付学费,他极不情愿地按照他们的意愿学习市场营销专业,但他对大脑的兴趣引导他学习了消费心理学。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心理学家罗伯特·汤普森研究的领域是记忆根源,正是他的课让勒杜克斯决心成为一名实验室科学家。但当时的科学家都认为,恐惧等情感是一种复杂的心理现象,与勒杜克斯想像的脑电路没有任何关系。

  毕业以后的30年间,勒杜克斯起初作为康奈尔大学医学院、后来是纽约州立大学的教授,已无可争辩地成为消除恐惧病症的国王,他撰写了两本专著,发表了许多具有开创性的研究成果。所有这些都是基于一个简单的前提,那就是记忆和恐惧密不可分。

  在去年美国《生物神经系统科学》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上,勒杜克斯的团队重复着声响实验,但这一次有两个声调:一种是由电子设备发出的高声调的哔哔声,另一种是数字化的类似蟋蟀发出的唧唧声。大鼠将两种声调各听20次后给一次电击。这样重复了3次,足以让大鼠像以前一样认识到对声响的恐惧。到了阻塞记忆进而消除恐惧的时候了,当只发出蟋蟀的唧唧声时,给大鼠注射U0126(一种可以阻止长期记忆形成的化学药品)。24小时后,当大鼠再听这两种声调时,它们仅在听到电子设备发出的哔哔声时才产生了恐惧情绪。药物已将听过蟋蟀声音后受电击的记忆抹去了,而没了记忆就意味着恐惧消除了。

  这篇论文与越来越多的研究成果都说明,记忆不是一成不变的事物。相反,记忆是活生生并不断变化的,究竟在什么时间想起或怎么忘记都是可以人为控制的。勒杜克斯说,“这听起来像科幻小说,但长期存在的记忆确实是可以被改变的。”某一特定的记忆是可以改变和抹去的。大鼠记住了听到蟋蟀唧唧声后会受到电击,因此产生了恐惧情绪。而U0126阻塞了大鼠对唧唧声的恐惧记忆,所以它们就不会再感到害怕。

  胶囊加光盘消除恐惧

  受勒杜克斯博士的启发,还有其他专家也在努力攻克恐惧症。美国埃默尔大学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教授迈克尔·戴维斯,研究DCS(一种名为D—环丝氯酸的抗生素)是否能对从战场上回来的士兵患有的创伤性压力症候群起到缓解作用。他说:“现实中有一个伊拉克,在那里战士们驾驶着悍马军车在道路上通过,而到处都有炸药爆炸。”戴上了虚拟现实眼罩,士兵们受到了战斗视觉和听觉的攻击。在记忆重新被唤起前,患者将会服用DCS药片以消除相应记忆。

  在亚特兰大,“希望”疗法或许是更具挑战性的尝试。作为一家制药公司的执行总裁,哈罗德·史莱文于2006年创立了Tikvah(希伯来语意为“希望”)公司。他说,他们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以期得到联邦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对精神紊乱、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强迫症以及怕蛇、怕蜘蛛、恐高等各类的患者使用DCS的许可。

  史莱文的公司还计划发行与DCS胶囊捆绑包装的DVD光盘。这种DVD光盘以模拟各式各样的恐惧情绪为主要内容,譬如:它为恐惧飞行的人模拟了喷气式飞机的内部环境,还为害怕公开演讲的人模拟了患者处于中央舞台、四周观众席座无虚席的场面。他预期药品和DVD光盘上市销售要到2009年末或2010年初,而且只能凭精神病医生的处方才能购买。 (::美国《大众科技》2008年1月号/撰文 迈克尔·比哈尔)

 

  内容申明:本网站信息仅提供给您作为健康参考,请勿将它作为您诊断或治疗的唯一依据。
版权申明:浙江心理网 版权所有©浙江省心理卫生协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5050839号   您是第 4949 位访客 技术支持:阳光之路